Tag Archives: 佛经

忏悔灭罪金光明经冥报传

搬家到澳洲,物品主要走海运。从物流上看,是北京——上海——悉尼——墨尔本,到了本地转到AusPost,就是澳洲邮政,几十个箱子,分了几批送来,目前还有几箱未到。 昨天到了两箱书,我打开一箱翻了翻,找到两本书,《金明馆丛稿二编》和《读书札记三集》,这是三联出版的陈寅恪作品集中的两部,因都与读佛经有关,我几年前就买了来。这套书遵照作者生前意愿,全部采用繁体竖排印刷,读起来有些吃力,然而兴致所驱,倒也津津有味,虽然邮费不菲,也带了来。澳洲图书馆虽多,中文书却相当少,自己的每一本书,都很珍贵。 《金明馆丛稿二编》二九〇页有一篇,题为《忏悔灭罪金光明经冥报传跋》,发表于一九二八年。文章只有三页不到,信息量却很大。 文中所列金光明经版本记有中文,梵文,藏文,蒙古文(及Kalmuk文),满文,突厥系文(俄人C.E.Malov于甘肃酒泉文殊沟寺庙中获回鹘文《金光明经》写本1),东伊兰文(不知这是什么文字),可见此经当时流传之广泛。 然而并非每种抄本都有冥报故事,敦煌残本及回鹘文本中有收录,文中提到宋朝“三宝感应要略”曾提“灭罪传”,以说明宋代此文全本尚在。 所谓“冥报“,顾名思义,是以地狱轮回为情节,弘扬因果报应,使人存忏悔之心,积德行善。金光明经的冥报故事很有趣,全文如下,个别字词、断句似有问题,不影响理解,忽略不计。 金光明经忏悔灭罪传,北凉昙无谶译 昔温州治中张居道,沧州景城县人。未莅职日,因适女事屠宰诸命,牛羊猪鸡鹅鸭之类。未逾一旬,卒得重病绝音不语,因尔便死,唯心尚暖家人不即葬之。经三夜便活,起坐索食。诸亲非亲邻里远近闻之,大小奔起,居道即说由缘: 初见四人来,一人把棒、一人把索、一人把袋、一人着青,骑马戴帽至门下马,唤居道着前,怀中枚一张文书以示居道看,乃是猪羊等同词共讼居道,其词曰:“猪等虽前身积罪,合受畜生之身,配在世间,自有年限,年满罪毕,自合成人。然猪等自计受畜生身化时未到,遂被居道枉相屠害,时限缺少更归畜生,一个罪身,再遭刀机,在于幽法,理不可当,请裁。”后有判,差司命追过。使人见居道看遍,即唱三人近前,一人以索系居道咽,一人以袋收居道气,一人以棒朾居道头及缚两手,将去直行,一道向北。 行至路半,使人即语居道:“吾被差来时,检尔算寿元不合死,但坐尔杀尔许众生被怨家逮讼。”居道即报云:“俗世肉眼,但造罪不识善恶,但见人俗杀生无数,不见此验交报,而居道当其凶首,缄口受死,当何方便,而求活路?自咎往误,悔难可及。”使人曰:“怨家词主三十余头,专在阎罗王门底悬精待至,我辈入道当由其侧,非但王法严峻,但见怨家,何由免其踬顿之苦?” 居道闻之弥增惊怕,步步倒地,前人掣绳挽之,后人以棒打之。居道曰:“自计所犯诚难免脱,若为乞示余一计校,且得免逢怨家之面,阎王峻法当如之何?”使人语居道云:“汝但能为所杀众生发心,愿造《金光明经》四卷,当得免脱。”居道承教,连声再唱:“愿造《金光明经》四卷尽身供养,愿怨家解释。” 少时望见城门,使人引东向,入曲,向北,见阎王厅前无亿数人问辨答疑,着枷被锁,连杻履械,鞭挞狼藉,哀声痛响,不可听闻。使人即过状,阎王唱名出见。王曰:“此人极大罪过,何为捉来迟脱,令此猪等再诉?”急唤诉者将来。使人走出诸处叫唤,求觅所诉命者不得,走来报王:“诸处追觅猪等不见。”王即更散遣人分头求觅巡问曹府,咸悉称无。王即怗五道大神检化形案。少时有一主者把状走来,其状云:“依检,其日得司善报世人,张居道为杀生故,愿造《金光明经》四卷,依料其所遭杀并合乘此功德随业化形。牒至准法处分者,其张居道怨家诉者,以其日准司善牒,并判化从人道生于世界讫。” 王既见状,极怀欢喜,曰:“居道虽杀众生,能设方便,为其发愿倏造功德,令此债主便生人路,既无执对偏词不可悬信,判放居道再归生路,当宜善念,多造功德,断味止杀,勿复悭贪惜财,不作桥梁、专为恶业。”于是出城如从梦归。居道当说此由缘,发心造经一百余,人断肉止杀,不可计数。 此经天下少本,询访不获,聘历诸方,遂于卫州禅寂寺检得,抄写随身供养。后居道及至当官之日,合家大小悉断肉味。 中国本无地狱轮回之思想,因受佛教影响这一概念流传广泛,甚至影响到了中国文学。陈寅恪于文末言: 至灭罪报传之作。。。本为佛教经典之附庸,渐成小说文学之大国。盖中国小说虽号称富于长篇巨制,然一查其内容结构,往往为数种感应冥报传记杂糅而成。若能取此类果报文学详稽而广证之,或以可为致中国小说史者之一助欤。 这是我对此文有兴趣的原因之一,想到的典型例子,就是《西游记》,有一节讲“唐太宗地府还魂”,见到了幽冥地狱之种种大恐怖,且引几段, 太宗全靠着那判官保护,过了阴山。前进,又历了许多衙门,一处处俱是悲声振耳,恶怪惊心。太宗又道:“此是何处?”判官道:“此是阴山背后一十八层地狱。”太宗道:“是那十八层?”判官道:“你听我说:吊筋狱、幽枉狱、火坑狱,寂寂寥寥,烦烦恼恼,尽皆是生前作下千般业,死后通来受罪名。酆都狱、拔舌狱、剥皮狱,哭哭啼啼,凄凄惨惨,只因不忠不孝伤天理,佛口蛇心堕此门。磨捱狱、碓捣狱、车崩狱,皮开肉绽,抹嘴咨牙,乃是瞒心昧己不公道,巧语花言暗损人。寒冰狱、脱壳狱、抽肠狱,垢面蓬头,愁眉皱眼,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致使灾屯累自身。油锅狱、黑暗狱、刀山狱,战战兢兢,悲悲切切,皆因强暴欺良善,藏头缩颈苦伶仃。血池狱、阿鼻狱、秤杆狱,脱皮露骨,折臂断筋,也只为谋财害命,宰畜屠生,堕落千年难解释,沉沦永世不翻身。一个个紧缚牢栓,绳缠索绑,差些赤发鬼、黑脸鬼,长枪短剑;牛头鬼、马面鬼,铁简铜锤。只打得皱眉苦面血淋淋,叫地叫天无救应。正是人生却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那壁厢又有一桥,寒风滚滚,血浪滔滔,号泣之声不绝。太宗问道:“那座桥是何名色?”判官道:“陛下,那叫做奈河桥。若到阳间,切须传记,那桥下都是些—— 奔流浩浩之水,险峻窄窄之路。俨如匹练搭长江,却似火坑浮上界。阴气逼人寒透骨,腥风扑鼻味钻心。波翻浪滚,往来并没渡人船;赤脚蓬头,出入尽皆作业鬼。桥长数里,阔只三騑,高有百尺,深却千重。上无扶手栏杆,下有抢人恶怪。枷杻缠身,打上奈河险路。你看那桥边神将甚凶顽,河内孽魂真苦恼,桠杈树上,挂的是青红黄紫色丝衣;壁斗崖前,蹲的是毁骂公婆淫泼妇。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 诗曰:时闻鬼哭与神号,血水浑波万丈高。无数牛头并马面,狰狞把守奈河桥。” 正说间,那几个桥梁使者,早已回去了。太宗心又惊惶,点头暗叹,默默悲伤,相随着判官、太尉,早过了奈河恶水,血盆苦界。前又到枉死城,只听哄哄人嚷,分明说:“李世民来了,李世民来了!”太宗听叫,心惊胆战。见一伙拖腰折臂、有足无头的鬼魅,上前拦住,都叫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慌得那太宗藏藏躲躲,只叫:“崔先生救我,崔先生救我!” 太宗还阳后,发心修建水陆大会,超度幽冥孤魂,这才有后来玄奘出世,观音显圣,指点玄奘舍小乘取大乘,进而到西天取经的故事。 https://baike.baidu.com/item/马洛夫,С.Е. ↩ 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l01/1542.htmlhttp://www.eurasianhistory.com/data/articles/l01/1542.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