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7

笔记数则

这周去商场买了几个小书架,$35一个,很简易,但总算给书安了家,书君们不用再席地了,了却一桩心事。 每次搬家,书都是我最头疼的问题。到澳洲来,只带了一百来本书,挑的过程十分纠结,有些书想必就此永别了。王安石悼念早夭女的诗云: 今夜扁舟来诀汝,死生从此各西东。 对人如此,对书亦复如是。 我不禁想象,1949,十四岁的李敖从大陆逃亡台湾,随行带走了五百多本书,兵燹之中,能做到这一点,个中甘苦想必一言难尽。 除了书,我还有不少笔记本,书籍或可缺,但我手写的笔记,2005年至今,一字不漏都留着。我想,科技再进步也不能完全取代手写笔记的乐趣。 笔记内容,除了简单记录心得,许多都是抄录,举几个例子: 1 终身云英未嫁的英格兰伊丽莎白女王于1603年过世后,将王位传给苏格兰的詹姆士六世。因此,除了这个身份,他也成了英格兰的詹姆士一世。在他之后,所有斯图亚特家族的继承者都是这两个王国的共同统治者。 底下注:“云英未嫁”喻女子尚未出嫁,典故: 晚唐人罗隐以寒士赴举,路过钟陵县,结识了当地一位色艺双全的歌姬云英。十二年后,罗隐再度路过钟陵,于云英不期而遇,罗隐见云英仍隶名乐籍,未脱风尘,一时不胜唏嘘。不料云英一见罗隐,不禁惊诧道:“怎么罗秀才竟还是布衣?” 罗隐感慨万端,赋诗云: 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卿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2 白云深处拥雷峰,几树寒梅带血红。 斋罢垂垂浑入定,庵前潭影落疏钟。 《住西湖白云禅院作此》——苏曼殊 抄了多遍,one of my all time favourites。 3 “生活还是挺有意义的,努力吧!永远也别妄自菲薄,别辜负上苍赋予你的大好才能。” 舒曼《论音乐与音乐家》qtd in 朱孝远《如何学习研究世界史》 4 “不把差异变成敌对,为所有表面上互不相容的东西寻找到了一种更加高级的统一,铸就了一种未来世界的理想模型。” 霍布斯鲍姆《我的20世纪人生:趣味横生的时光》qtd 同上 5 “几十年来能做出一些成绩,得益于勤奋。我觉得养成坐图书馆的习惯非常重要。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除了上课和其他必须参加的活动外,往往是整天到北京图书馆善本部、古籍部和科学院图书馆看书。早晨带上稿纸、笔记本和一个慢头蹬车直奔图书馆,中午休息时间吃个慢头,在附近转悠一会儿,继续阅读抄摘史料,直至闭馆才回家。读书的方法是提出书后,先翻阅一遍,遇到有价值的史料,把事先准备好的小纸条夹在书内作为标记,大约看到一半时间,就动手抄录。一条 史料抄在一张稿纸上,半天时间差不多总是七八张(按行不按格抄写),宇数少的可达到十张,一天下来总有十几张;笔记本大抵是记下与当时研究问题无关的零星史料或简要备忘录。晚上一定要把抄摘的材料仔细阅读一遍,遇有语气不通等情况,可能有误字漏字,用红笔画出,第二天再核对原书,从而在很大程度上 避免了摘抄史料时的笔误。检阅所抄材料还会发现有的问题应从其他史籍中寻找印证,即记于笔记本上,以便及时提取书籍。骑自行车去图书馆,冬天是最困难的,有时顶风而行实在费劲,严寒甚至会冻得手指麻木。这种工作方式确实有点辛苦,但在图书馆中一坐,好书在手,乐在其中,回家后检阅收获,每有意外之喜。” 顾诚《南明史》 “但在图书馆中一坐,好书在手,乐在其中。” 这种乐趣,爱书之人皆懂。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近期国内新闻,令人心痛,我不由得想到John·Donne这首诗: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