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7

一人独钓一江秋–墨尔本第三周

一蓑一笠一扁舟, 一丈丝纶一寸钩。 一曲高歌一樽酒, 一人独钓一江秋。 王士祯 题秋江独钓图 墨村第三周,生活缓缓地朝着与过去垂直的角度继续展开。 工作 网上搜索出来的工作大多看起来无聊,但是我依然得申请试试,能有几次面试经历最好,成不成且不说,我需要经验。 这个星期投了第一份正式的简历。光简历和Cover Letter花了我两天时间。写简历我觉得好像烹饪,同样的原料要按照不同的要求做出不同的口味,是炒是蒸,全是对方说了算。构思过程说是绞尽脑汁也不为过。只是我的原料非常有限,也不是大家爱吃的那种。结果是什么样自然无从猜想。如果处处碰壁,再考虑接下来做什么不迟。 Alas! 这是一大难题。 生活英语词汇 只要留心,在这总能接触到一些新词汇。这些词大多是看到能反应出来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让自己说,是万万想不出来的。而且越是日常的词汇我往往越不熟悉。以后要多逛超市,多观察积累。语言无非是一种习惯,别人怎么用模仿一下变成自己的就好了,多模仿就会越来越地道。 free range,超市里买鸡蛋,蛋盒上写的,大概指鸡是“散养的”。 baby formula,奶粉,infant formula也可以。milk powder似乎是成人喝的奶粉。 hosiery,袜子,大多是短袜 mens grooming,男士梳洗用品,洗面奶,剃须刀之类的,men后面有s的,可能是men’s。 cat litter,猫砂 dog treats,狗狗们的玩具,磨牙棒一类的东西,大概toys只能用在孩子身上吧? toilet rolls,卷纸,很形象 penalties apply,公交车站见到的,如果逃票,就是这个结果。我还真遇到了一次查票,这种机会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验票员是中途上车的,手里有一个小小的机器,交通卡拿去刷一下,似乎会显示这张卡刷了没有。如果没刷,则penalties apply,可能是一张229的罚单。当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小伙见机不妙提前溜掉了。 交通卡 说到刷卡,总算把交通卡玩法弄清楚了,很简单。以前我太天真,以为这里刷卡坐车跟北京差不多。后来偶然发现有时下车刷卡显示刷掉0,有时候4块多,这显然和刷卡的时间相关。于是我找来说明研究了一下, 首先交通卡有两种,一种叫做myki money,适合偶尔乘车使用,价格较贵。还有一种叫做myki pass,相当于月票,其实最小单位可以是一周,频繁乘公交,比如上班或者密集出行去玩的,用这种卡更划算。例如这个周票,一次充41块钱,七天之内不限次数,显然用的越多越划算。过去几周,我几乎天天出门,然而不幸的是,我一直用的是第一种卡。 亏了多少呢?要计算这个问题得先看一下myki money是怎样计费的。从说明里看,影响票价的有三种因素,距离,时间和折扣。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南北永隔如参商–墨尔本第二周

第二周过去了,生活开始常规化,新鲜感渐渐消退。我习惯了直接喝水龙头里的水,习惯了左侧通行,甚至很快习惯了蓝天和白云。 每天一个人坐车,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叫做社会关系的东西目前还不存在,我甚至担心这种无组织状态要持续很久。 有一天去Vicroads的客服中心买交规手册,准备驾照考试,那里的工作人员见了我便问道,你要中文版手册吗?我想,在这里,不管怎样,长相和口音就是我的标签。可说毫无希望改变了。以前倒是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变成了老外会是什么感觉。虽然以土著人民的观点99%的澳洲人都是外来人(目前澳洲土著人口占1%),但这就像说XXX是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一样,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移民使得澳大利亚变得多元化,但是人口成分还是英裔白人占绝大多数。 英语 过来两周跑了不少机构,英语交流没遇到太大问题,公交火车报站也听得懂。原来担心澳洲口音偏英,事实上这种担心多余了。自己说话的时候,注意时态和虚拟语气, 除了口音不地道,其余的还过得去。 有一天我去买被子,店主是个中年人,胡须刮的干干净净,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他笑眯眯地跟我说,你放心说好了,你说,我能听懂,真是给我莫大鼓励。 不过,有时候勇于说和胡说是有区别的,在国内看到太多的神奇翻译,像下面这种,这还是不要用的好, 但是,无障碍只限于自己熟悉的领域。有次坐电车,四人座位,我旁边坐了三个本地人,衣冠楚楚,谈得很热烈,我仔细听了半晌,除了大概知道他们在谈法国大选(Le Pen听得很明显),别的讨论什么模模糊糊。如果雅思听力考这种我就歇菜了。 有人说澳洲人懒,说话省略多,比如thank you往往就用ta代替了,我却一次也没听到,无论是路人,还是办事的服务人员,全部都是thank you,也许他们是照顾我这个老外。 日常 每天吃完早饭出门,出家门五十米就是电车车站,直通市里。下车的时候或者漫无目的逛一会,或者直奔图书馆。 路上只看风景。 午饭在图书馆就近解决。饭店的菜单大多贴在橱窗上,路过看一下,觉得不错就试试,味道好就标在Google Maps上,方便下次再来。午饭价格多数10到15刀。 其余时间就在图书馆,看书或者安排下一步计划。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开门时间是周一至周四上午十点到晚上九点,周五至周日到晚上六点,记住便再无问题。当然,若不是要在意闭馆时间,工作日也罢,假期也罢,节日也罢,现在对我全无区别。 晚上回家不乘电车,坐火车。图书馆对面就是墨尔本中央火车站,五分钟就走到了,常常能赶上limited express版本的火车。这些车只停一些重要的车站,路上不超过半小时。晚上六点的话人相当多,站无虚席。墨尔本乘公交,PTV很实用,可以规划线路,查route map,还能实时查询火车到站时间。不过我从不特意赶车,来什么坐什么。 火车上不看书,过去觉得出门不带书是一种浪费,后来看到傅斯年说,每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剩下三个小时是用来思考的。虽然我没有那么多事去思考,却也学着不再把日程完全塞满了,时间的缝隙留的很大。脑袋不是行李箱,塞得多不一定管用,即使行李箱,超重也是要付钱的。车上没事就看地图记站名。市中心有五站,是个环形。从我上车的中央车站顺时针是, Central station Parliament station Flinders street station Southern cross station Flagstaff station 我回家的话,从Parliament 那一站就往东去了,经过Richmond和Burnley,是个换乘站,再坐四站, Hawthorn Glenferrie Aubur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