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读《苏曼殊诗集》

春华瑰丽,永扬其芬; 秋实盈衍,亦蕴其珍; 悠悠天隅,恢恢地轮; 彼美一人,曼殊僧人1。 在图书馆意外发现此书,匆匆翻阅之下,爱不释手,故略评之。 苏曼殊一生“才如江海命如丝”。才华横溢却英年早逝,其事业涉作诗、绘画、小说、翻译等领域。作诗浑然天成,令人触绪萦怀,回味无限。本书载曼殊诗数十首,邵盈午注亦颇精彩,真有“读此片书,瑞霞绕吾庐矣 (叶楚伧语)”之感觉。 以下选曼殊诗五首。 住西湖白云禅院作此 白云2深处拥雷峰3,几树寒梅带血红。 斋罢垂垂浑入定,庵前潭影落疏钟4。 我最喜欢这一首。在上海读书时,我曾几次游览西湖,彼时未闻此诗,否则定要“观潭影,闻钟声,垂入定”一番。 过若松町有感示仲兄5 契阔6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 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似冰。 本事诗之三7 丹顿8拜轮是我师,才如江海9命如丝。 朱弦10休为佳人11绝,孤愤酸情欲语谁? 本事诗之六 乌舍12凌波13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14。 还卿一钵无情泪15,恨不相逢未剃时!16 此诗句句据典,却言简意明,道出了曼殊一生"胸中交战的冰炭 (柳亚子语)”。郁达夫的名句,“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亦复如是。 本事诗之九 春雨楼头尺八箫17,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佛经语,“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18” 曼殊的生与死却极“随意”,他生的偶然,去世亦突然。他本为“中日私生混血”,是父亲与妾河合仙(日本女子)之胞妹私通所生,这种身份留给他的是伴其一生的不安。没有生母抚养,曼殊童年遍尝人情冷酷。成年后狂放不羁,曾几度出家,又因破戒被逐。他自戗自戮般的暴饮暴食,恣意挥霍健康,以三十五岁的盛年结束了浓烈而又迷离的传奇人生。个中原因,何止“无人识”,恐怕他自己亦不能完全参透,死未尝不是解脱。邵盈午点评道: 以曼殊过人的聪慧和才情,为什么艺术之神竟安慰不了 他?为什么在三十五岁的壮年就结束了难以为继的人生?这个难以解释的问题本身就隐藏着人生之谜,历史文化之谜。我总觉得,曼殊的内心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海洋,其中隐秘、幽暗的部分,是哲学所不能照亮的。他本人尝自慨道:”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读罢不禁令人心生喟叹—”无人识”,这正是天才的宿命。 在天才未毁灭前,有谁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生活?有谁拦截过悲剧的车辇哪怕仅仅是减缓它的冲速? 苏曼殊怀着“人之大患,在吾有身”的结论,不断怀疑人生,悲剧似乎终不可免了吧! 附:曼殊小传19 1884年10月9日,苏曼殊生于日本横滨。中日混血,父亲苏杰生,与妾河合仙之胞妹河合若私通,生下曼殊。未三月,生母河合若出走,不知所踪。 1885年,体弱,“因病几死者屡”。 1889年,曼殊随嫡母黄氏返回广东老家,饱受虐待。 1895年,曼殊在乡塾就读,大病,被置诸柴房,几死。新会慧龙寺赞初大师携其至广州六榕市出家,因偷食五香鸽肉犯戒被逐。 1902年,至东京,先投考师范学校,旋转入早稻田大学高等预科中国留学生部。开始致力于古诗文,才思大进。 该年,参与兴中会活动,并结识廖仲恺、何香凝、朱执信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Workflow Meets Airtable API

Firstly URL schemes with x-callback-url, then the workflow, these automation tools have expanded the scope of iOS productivity to an unprecedented level, pulling people out of the repetitiveness of their work, and allowing them to do tasks in a completel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roductivity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